【赭苍丨箫宵】相性100问(无脑傻白甜放飞自我)【2】

夜刀穿月:

这东西好难写1551
如果有机会写后五十问的话我就一次贴完( ’ - ’ * 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

萧中剑:(无奈笑,凑过去轻轻贴了下宵的额头)大概是“萧中剑,宵会在此等你。”
宵:不说话的时候。
苍:时机允许,他说什么吾都没辙;而情势所迫时,苍自有苍的判断标准。
剑子:(打趣)好友这样说,可是要伤了别的人心了。
苍:哈。(拂尘轻扫)
赭杉:(正襟危坐)不会,我相信苍。(顿了顿,苦笑)大概是“众人退至吾身后”吧。不过别的时候,苍一向略有腹黑。(无奈看)
剑子:哈,奇首这是变相再说,弦首说什么你都没辙了?
赭杉:(笑)哈,赭杉可从未这样说。
剑子:(转头看向苍,打趣)看来连赭杉这样的人,也被好友你带坏了啊。


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

赭杉(一脸正气):苍他不会。
苍:哈。
宵:(低头思考,慢慢眨眼)变心……是什么?
萧中剑:(面无表情,拦)吾不会。宵也不会。(转头看向宵,表情柔和)就像……让姥无艳伤心的那个人的做法。
宵:(微微握拳,又放开。低声)我明白了……(抬头)他不会。
萧中剑:(揉了下宵的头发)恩。


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

剑子:(翻问卷)哎呀呀,看来这题无甚意义。


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?


赭杉:苍不会。(看了看人,微不可见的叹气)若真如此,必是有大事发生。
剑子:耶~因为弦首“逃命第一”吗?
赭杉:耳根微红。
苍:哈。(甩袖)赭杉一向守时。若是迟到,必是出了意外。
萧中剑:(想起身中魔咒之时,微微摇头)宵他甚少出门……若是不在,一般是我出了什么情况。(伸出手轻轻握了握宵的手)


35 对方性感的表情?


萧中剑:(轻咳)大概是教他的时候他抬头看吾,一脸有点茫然地乖巧吧。
素还真:(甩拂尘)耶~就不知萧兄教的是何事了。
萧中剑:(抬手把兜帽向下拉了拉,没有答话)
苍:(放下茶盏,笑)哈。
素还真:(不知从哪摸了支棒棒糖递给宵)这个问题,宵就暂且不用回答了。
宵:(本想说什么,捏着糖被转开注意)
赭杉:(想起什么,耳根微微一红)
素还真:哈。(转头看着另外两个人)想必奇首也不会说,那弦首代劳吧。
苍:(老神在在)此事……天机不可泄露。
素还真:(了然点头)不愧为霹雳三大神棍之一。


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

宵:(拿着糖,舔了舔上唇)非人没有心跳……自也不会加速。
萧中剑:……哈。
苍:(神神在在的喝茶)
赭杉:(皱眉思索)……大概是……认真研习阵法的时候。
素还真:(略略挑眉,搁笔)耶~?
赭杉:(认真解释)苍于阵法方面一向天资过人,若是有他也难以专研透彻的阵法,必将于日后大有益处。
苍:哈,好友过誉。


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

赭杉:……大约是,一同抗敌的时候。
苍:(略一点头)虽是艰苦,然悲痛中也亦见真情。
萧中剑:同在傲峰时吧。
宵:(点头)他会认真回答我的问题。


39 曾经吵架么?


赭杉:不曾争吵,苍一向淡然。
机车老:是嘞——当时被我说是大姑娘他居然也忍得下!真是有够机车!
赭杉:哈。是好友的作风。
苍:(拂尘一扫)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
萧中剑:不曾争吵,宵向来乖顺。


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

素还真:哈,看来此题可以略过。


41 之后如何和好?


素还真:(翻页)


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

苍:苍之所修乃是仙道,不曾期待来世。
赭杉:珍惜现下便是。
宵:非人没有期待来世的契机。
萧中剑:(轻轻握了握宵的手。)


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


宵:他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之时。即使是要离开。
萧中剑:一边疑惑一边抬头看我之时。
苍:(轻轻握拳)吾灵识被困万年牢之时,好友一肩担责,却还尽力寻吾。
赭杉:此是吾当为之事,且好友归来,才是天下抵定之基啊。
苍:哈。(喝茶)
素还真:(翻记录,打趣)耶~奇首果然不负“木头”这一戏称。


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

萧中剑:回答他的问题。
宵:萧中剑一向对我很好。
赭杉:陪伴。
苍:若是可以,吾亦然。


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“已经不爱我了”?


宵:他明知不可获胜,却坚持前往之时。
苍:(甩袖轻叹)明知不可为而为,于他而言或许亦是一种无悔。
宵:(点头)萧中剑也这般说过:“人最怕的就是后悔。”
萧中剑:(叹气)宵一向很乖顺。
赭杉:大约是……
素还真:(了然点头)劣者明白。奇首是想说同归于尽的时候吧。
赭杉:是。
苍:(略一抬眼)是苍思虑不周,……
素还真:(抬手打断)耶~弦首可是想说,即便如此,亦是天命所至。
苍:哈……苍不过顺天而行。
赭杉:(略略倾身过去握住苍的手,低声)……苍!
剑子:哎呀呀,看破不说破,看破不说破呀。
素还真:哈,劣者倒是以为,点明有时候也不失为一种增进感情的方式。
剑子:(若有所思)


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?


萧中剑:无甚,凝晶花。
宵:凝晶花。
素还真:耶?
萧中剑:(轻轻摇头示意)宵他对其他的花也不甚熟悉。
素还真:(拂尘一甩)劣者倒是认为,此花与萧兄,也确是相配。
赭杉:(略一思索)桃花。
剑子仙迹:哎呀呀?
赭杉:(想起什么,半晌才道)只是想起幼时……苍总在玄宗总坛门前的那株桃花树下抚琴,吾之笛曲,亦是那时同练。
素还真:耶~那也可算是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。
苍:(轻咳一声)
素还真:哈。弦首苦心,劣者明白。
苍:(面色淡然)红山茶。


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


萧中剑:有。
宵:他不说,我便不问。
机车老:真是有够机车——
宵:我相信他。
赭杉:吾想来不擅隐瞒。况且,在苍面前,也很难隐瞒。
苍:吾一直有所隐瞒,是吾之过。


48 您的自卑感来自?


萧中剑:未曾有过。
宵:这个词,我不能理解。
素还真:哈,有时候,不知或许更好。
萧中剑:(摇了摇头,伸过手去握了握宵的手)如果可以,吾希望你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。
赭杉:……大约是幼时与苍讨论趋吉避凶方面的问题吧。
苍:(背过手去,像是想起什么)哈。


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

萧中剑:了解的人,应当不多。
宵:(点头)吾甚少离开傲峰,而后来,他也不再是“萧中剑”。
赭杉:苍本修行仙道,旧时也……少为人知。后来道魔大战……玄宗本就折损甚重,吾又入魔,与苍分离,后吾自入魔状态清醒后,便一直忙于苦境之事,吾与苍之事,应无甚知晓。
苍:苍素来离群,此事确实鲜有人知。


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


宵:萧中剑,宵会在傲峰等你。
萧中剑:恩。
赭杉:吾相信苍。
苍:吾亦然。


—————TB很可能没有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佑麟AL(★>U<★)夜刀穿月 转载了此文字